会冬眠的黑猫

努力学习开车中^(●゚∀゚○)ノ

情人节贺文【割肉写给基友的粮】

风侍葬×魈

可能有ooc,【装作有车|ω・)毕竟没开过】,私设魈诈死,结局和阿葬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ಢ.౪ಢ‵
单纯给你的糖,请放心食用……我真的有好好研究你给我的教材,虽然不太会用【第一次憋贺文……没有存稿要死】
希望不要嫌弃(˘•ω•˘)ง

【魈:老子潜伏一旁看阿葬,终于结局了,拜拜啦不带你玩~
葬:媳妇我来啦
红发:????】

抱起我的魈大,走你——

☼+:;;;;:+☼正文开始☼+:;;;;:+☼

“我是不会对你使用的……如果使用了……让我……死无葬身……”

阿葬……

“阿葬……

“……我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魈!!!

风侍葬猛然睁开眼睛。

——又做这个可怕的梦了……魈,死了……

他将手覆在眼睛上,眼前是一片触目的红色。
他曾经看见过这样的颜色,血红色和碧绿色交织在一起,漫延在地上,绚丽深沉的让人眩晕。

阳光照在风侍葬棱角分明的脸上,他却觉得身体一片冰凉,黄色的头发被冷汗打湿,乱糟糟黏在额前。
风侍葬后怕的想着梦中的景色,转过头去,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枕边人的余温还在。

实在是不能想象没有他的日子,那样的痛苦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幸好,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厨房传来微甜的香味
——是巧克力的味道?

风侍葬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只穿着平角内裤就走了出去。

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他站在厨台前,正在忙碌着。
熟悉的白发,在发梢处稍稍泛黑,现在利落的扎成了马尾,搭在修长的脖颈后,几缕调皮的碎发从他小巧的耳朵边上翘起。
他低着头,专注的看着眼前正在烹饪的东西,他纤细的身体被包裹在松松垮垮的围裙里,除此之外居然没有穿任何的衣物。

风侍葬在心里吹了个口哨,厚颜无耻为昨天自己的举动点了个赞。

深蓝色的围裙、象牙白的皮肤,肌肉的线条一览无余。翅膀一样的肩胛骨,骨节分明,在风侍葬面前缓缓展开;向下看去……纤细柔软的腰肢,浑圆翘起但有力的臀部,线条分明肌肉紧实的长腿……

“啊,阿葬,你醒啦。”
他回过头来。

向右微斜的刘海,上挑的细长的眼睛,凝视自己的温润的碧色瞳孔。
他身上每一处线条轮廓风侍葬都熟悉,闭上眼睛也能描绘的出来。

魈……

他精致锁骨上微红的痕迹在围裙肩带的遮掩更加暧昧。
那是昨天自己……

风侍葬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魈局促的拉了拉身上的围裙,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昨天的衣服都被阿葬给撕了,以他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只穿成这样出现。
平时穿惯了整齐的衬衫西装,如今这样的打扮和阿葬炽热的目光,让魈很是不安。

风侍葬环抱住面前的人,低头咬住魈的耳垂,绯色染上魈白皙的脸,这样的怀抱和温度,让他不禁恍惚回到曾经在亚卡夏的时候。

〖“ 很久很久以前,我认识一个人,那个人……义无反顾真诚对待我……他送给我欢乐。他带给我希望。他让我不再感到孤独。他给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人生】。 ”〗

很久很久以前,我认识一个人……

他们是最危险的患者,被一起关押在那间小小的房间,即使这样,亚卡夏的医生们还是不放心,还让他们手上戴着笨重的枷锁。
他们被锁在房间里,就像恶魔被正义封印在地狱之底。

魈嘲笑的看着他们。
谁的内心没有空隙,谁不渴望虚伪的感情,谁能逃脱出迷宫

真是愚蠢,如果我想要他们死,区区一个铁锁……

不一样的只有你……
阿葬,只有你是最特别的。

你的笑容,你为我取的名字,你眼神凝视的地方,我都想独占——我想变成你的同类,跟在你的身后,喊着你的名字。

被关押的不自由的生活,同时也是他们最快乐的生活
那里只有他们,他和他。

他们在亚卡夏医院的时候,被囚禁的时候
从铁栏里看的是怎样的风景呢。
透过铁栏司空见惯的小小天地,单调的景色,但是铁栏窗户外时常有小鸟聚集过来,比起那些口是心非的复杂大人,他们更喜欢这些天真的动物。

省下的面包撒在窗台上,它们就会聚集在这里,嬉戏着、歌唱着。

它们多么自由,一起飞翔在外面的天空

阿葬,我也想和你一起

如果不是这铁链束缚住我的手,我早已控制不住的想拥抱你

然后……那天——

“魈,一起从这里出去。”

他牵起了他的手

他们在漫天的火里互相搀扶着逃了出来,身后是亚卡夏。
曾经的乐园,被囚禁的家,相互取暖的小窝
——如今都只成为过去

现在,他们自由了!

风侍葬和魈一起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没有被人类虚伪污染的阿葬笑的那样纯粹,魈笑的很开心。

风侍葬端详着魈,眼前的男孩尚还只是十二三岁的模样,雌雄莫辩;再过些岁月,少年长成,身段纤细,眉眼细长,长相清秀,那样十七八岁的面孔,他也能在他的脸上看见。

风侍葬坏笑着一把抱住魈:“魈以后绝对会是一个大美人。”
“阿葬。”魈喘息着倚靠在风侍葬身上,呼吸灼热。

年轻的少年相互拥抱着,激烈的亲吻,就像两头小兽在互相撕咬。

“阿葬,吃饭。”魈红着脸从怀中挣脱开来,将早饭摆在桌上,只是特地加上了一杯热巧克力。

他们一起依偎着度过少年的时光,看着对方脱去青涩,渐渐长大,以后也依旧将一起度过剩下的时间,看着彼此渐渐老去。

“阿葬,你别动。”
魈右手撑在桌上,前倾身体着将左手食指轻轻从风侍葬的唇角擦过,红着脸用舌头在手指上舔了舔。
从风侍葬的角度能清楚的看见围裙下魈胸膛利落的线条、白皙的肌肤和其上属于自己的痕迹。
看着风侍葬一脸震惊的神情,魈虽然满脸通红,但还是俯下身将脸凑近他的耳边,恶作剧似的吹了口气,然后微笑着说道:“阿葬,情人节快乐。”

……!!

风侍葬猛地站起,伸长胳膊,一把抱住魈,
熟悉的香味充斥了鼻间。他金色的眼睛凝视着魈的碧眸,用力地吻了下去,魈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回抱住风侍葬的脖子。
他们彼此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风侍葬的手不老实的在魈的身上游动,薄薄的一件围裙根本没有起到遮挡的作用,他的身体在风侍葬手下诚实的颤栗着。

“啊、啊……阿葬……唔……嗯~”

魈发出微弱的呻吟,他碧色的眸子春水一样化了开去,一瞬不瞬的盯着风侍葬。
巧、巧克力的甜香味在彼此口中弥漫,魈喘息着,脑中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太、太甜了……

——今天的巧克力真是太甜了

【end】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呢,当然是~(́ಢ.౪ಢ‵)不可描述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