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冬眠的黑猫

努力学习开车中^(●゚∀゚○)ノ

【双黑】雪染九重楼【二】

     人类太宰×妖怪中也
     新手向,第一篇同人,见谅
     找到克服懒癌的办法啦,那就是写短篇【并不】
    【04】部分描写是我的老坑【跪】《所罗门之钥》改文
     可能有时间轴跳跃,可能存在人设崩,可能有私设,可能有车
     全员厨
前篇走这

     OK?GO——

【03】
    『一旦被问到想要些什么东西,顿时变得什么都不想要了。什么都好,反正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让自己感到开怀的』
    “中也,你下脚还真狠啊。”太宰治对着湖水小心的用绷带包扎着自己脸部的淤青,这只妖怪真小心眼,自己这么好看的脸,他是怎么下得了手的。嘶,调戏过头了吗……痛!
     中原中也好看的蓝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这个叫太宰治的人类小鬼,连声音也因为情绪变得暴躁起来:“妈的太宰!”他狠狠的磨着牙,看着老老实实低头缠绕绷带的太宰,才感到自己心情舒畅起来。
     中也轻蔑的扬起下巴,拉长了声音:“你这个人类真恶趣味,居然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是因为个性恶劣经常被人揍吧。”他半靠着坐在空中,身上的数重衣裾像花瓣一样轻轻散开,露出线条干净的小腿。
     明明个子不高,腿倒是出人意料的长的嘛,大饱眼福的太宰治在内心愉快的吹着口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就一脚踩他脸上,自称妖怪的中原中也,唔,脸也挺耐看的嘛,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
    “因为我是自杀主义者啊,要记住。”太宰治眯着眼睛笑着站了起来,活动着身体,他抬起头对着空中的妖怪先生拉长声音唤道,“中~也~”
     中原中也审视着这个打开封印闯进来人类,眉头紧皱:“你这种黏糊糊的称呼真是令人恶心啊。”然后伸出左手揪住太宰治的衬衫领口,将他一把提了起来。
     中也挑了挑眉,这个人类的重量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轻很多,白长那么高的个子。
    “这么主动啊,中也。”太宰笑眯眯的看着炸毛的妖怪,毫无诚意的摊了摊手。

     太宰治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正是人类处于少年的年纪。褐色的微卷头发,鸢色的眼睛深不见底,衣服包裹下的身体到处缠着绷带,眼尖的中也能隐约看见他没包扎到的肌肤上交错的陈旧伤疤。
     看见太宰漫不经心的笑容挂在好看的脸上,中原中也不知怎么气就消了一半。
     也不知道他绷带下的身体是不是支离破碎的,中也突然走了神想着其他事情,触及到太宰治洞察一切的目光,他做贼一样慌慌张张的把太宰扔在地上,还厌恶的甩了甩手上挥之不去的人类灼热的触感。
    “没想到还真有妖怪啊。”太宰治顺势躺在地上,看着逆着光的美丽妖怪,被华服簇拥的小小妖怪袖口拖有繁复的边角,羽织上刺有同色的花朵暗纹,胸口一枚硕大的白色羽织纽毛茸茸的,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摸一摸。
      所以他真的这么做了。
     “嘁。”中也不爽的扭过头去,不再看太宰脸上的做作的微笑表情,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再次一脚踩在他脸上。虽然看不惯这个该死的人类小鬼,但是契约就是契约无法违背,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中原中也平复了自己暴躁的心情,慎重开口道:“说出你的愿望吧。”
     “不行啊,现在只有美丽的女妖怪才可以实现我的愿望~和我一起殉情的伟大愿望。”太宰治夸张的瞪大鸢色的眼睛,对着中也做出无辜的表情。
     “啊?那就好好活着吧。”
     “只有这件事……真是抱歉。”

      时间不早了啊,太宰收起摊开的书,准备回去。中也浮在他的上方跟着他。
     “中~也~”太宰踮起脚,扯着一路默不作声跟着自己的妖怪的袖子,“跟在我身后这么近我怎么会注意不到呢。”他摸了摸下巴,眼睛一亮,朝中也露出邪恶的笑容,“对了,中也这衣服太麻烦了我帮你换一件新的吧。”
     “干、干嘛,我拒绝!”中也本能的感觉不妙。
     “啊,我感到不幸了,能带来幸福的中也在哪里,在~哪~里~”
     “嘁。”

      太宰治就这样顶着头上的新添的绷带,带着中也大摇大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路上没有人觉得奇怪,这个孩子总是这样遍体鳞伤,独来独往。

      太宰的房间空荡荡的并没有多余的装饰
    “啊~中也你就穿这件好了。”从纸箱里埋头翻找的太宰抬起头来,拿着短袖衬衫搭配背带五分裤的衣服递给中也,“我还贴心的帮你考虑了尺寸哦,不要太爱我~”
     中也赌气的接过衣服,默不作声的换了起来——
     背对着太宰,他一件一件脱去身上繁复的衣物,羽织、纹付、着物、袴……只留下贴身的长襦袢,橘红色的头发在白色的衣物上缓缓散开,他又接着褪去仅剩的衣服,漂亮的肩胛骨像翅膀一样在太宰面前缓缓展开,太宰的视线在他美丽的曲线上停留许久,直到中也重新穿好衣物,转过身来。
     穿着短裤且赤足的中也白生生的腿部线条完全暴露在太宰眼前。
     一把抓过中也的手放在掌心把玩,太宰嘴角噙着笑容,“心情真好,中也我们去入水吧~”
    “混蛋谁要和你一起入水自杀!!”

【04】

     到底拗不过太宰的死缠难打,中也还是一起跟了出来。
     很难想象人类生活的地方居然还能存在这么美丽的景象,这里绿草在土上肆意燃烧,溪流潺潺,夜莺婉转歌唱,不知名的各色野花在脚边盛开。
    “真美啊。”中也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着青草和泥土的芳香,以前他的眼见之景只有黑黢黢石壁,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外面鲜活的生命。太宰无聊的托着腮看着中也陶醉的满足笑容,偏过了目光。

    “唔?”太宰治发出惊疑惑地声音,在闭目的中也身后的水中他看见了野兽巨大的瞳孔,琥珀一样金黄的眸子牢牢盯着渺小的两人。
     太宰治的身体僵硬住了。
     ——那是人的本能,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千百年来,遗传于人类的血脉之中,未曾改变。
     可他又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几步走到中也的面前将他牢牢挡住,用一种真正开心的语气对中也开口:“真是让人喜悦,我的愿望可以实现了。这样的猛兽想必能很轻易的撕碎我吧……”
    “你说什么胡……喂!太宰!”
     中也来不及阻止,只看到白色和红色的光在人类的胸腹上迸溅开来。

    “太宰!太宰治!!!你看着我!”中也立刻扑上去抱住太宰治,跪着坐了下去,将他的头小心移到自己的腿上。妖怪苍白的脸因为激动蒙上了红色,他用自己的双手捂住太宰胸口上可怖的贯穿伤口,那伤口在胸膛正中央,已经足以让人看清其中跳动的心脏。
     他死死地捂住,想要让膝上躺着的人类能停止流血,重新站起——可那血仍旧从太宰单薄身体的巨大伤口中不停涌出,那温润的液体,渗出他的指缝,一直一直的流淌、漫延,将他的衣服染成了猩红。
     中也的双手被太宰的骨头硌得生疼,他是那么用力的按着。
     中也的手上沾满了太宰的血,这血是如此烫,灼得他痛,可他却不敢松开,在他的手下他的身体正在慢慢变冷。
     失去血色的太宰脸色苍白的吓人,仿佛用雾气凝聚的鬼魅,让中也再次放轻了本来的动作。
    “咳咳……”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的怀中咳了起来,大口大口的血沫溅在中也身上,“中也……好开心啊,我就要死了。”
      中也的心沉了下去。
     “我……好幸福啊……”
     “闭嘴!笨蛋太宰!”中原中也焦急的看着眼神正在涣散的太宰治

     他不能让这个笑容可恶的人类小鬼死去
     他要遵守妖怪契约为他带来幸福
     他要让他活下去,真正笑着生活在阳光下

     橘红色头发在空中四散飞舞,中也的脸上浮起诡异的绯红色,更显的那双唇红艳欲滴,他闭上眼睛,轻轻的吻在太宰的唇上。奇异的柔软的触感让中也的脑中一片空白,他僵硬着身体,机械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太宰苍白的脸。
    看着他细长的眉眼,清秀的轮廓,孩童一样无瑕的微笑,现在的他终于不会再挂着虚伪的笑容了。
     柔和的银色光芒从中也的身上散出,轻柔的抚上太宰的身体,狰狞的伤口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四周树木原本翠绿的颜色瞬间干枯化作黑褐,密密麻麻的枝干在银色洪流的洗刷中枯萎腐朽,发出清脆的破裂声,簌簌落下,接着在银光的笼罩下燃烧,变成细碎的漫天光华,轻轻地升腾而起,然后消散。

     两个人沐浴在银色的光雨中,不分彼此。

     咚
     中也感到自己手中有了微弱的搏动,他加深了这个吻,更多的大片银光在太宰身上聚集。
     咚咚
     中也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这么近的距离,他甚至能感受到太宰睫毛轻轻的颤动,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连耳朵都烧得通红。
     咚咚咚
     他和他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中也的发丝被太宰的呼吸带动,拂在脸上痒痒的。
     咚咚咚咚
     剧烈有力的心跳纠缠在一起,他已经分不清那是自己还是太宰的心跳,吵得他心烦意乱。

      ——这是妖怪中也的第一个吻。

◢▆▅▄▃_(:зゝ∠)_▃▄▅▇◣卡文分割线,噗◢▆▅▄▃_(:зゝ∠)_▃▄▅▇◣

小剧场:
C
     中岛敦:太宰先生……我、我可能拿到了假剧本……我、我不是故意这么做的真的非常抱歉!!太宰先生!!太宰先生?!!!救命啊!!!!
     芥川:咳咳咳咳!!!!人虎!!!!你居然敢对【在下的】太宰先生做出这么失礼的事!!!罗生门!!!

D
     太宰:中~也~我的初吻被你拿走了,你要负责和我一起殉情哦~
    中也:……妈的太宰!!

TBC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