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冬眠的黑猫

努力学习开车中^(●゚∀゚○)ノ

【双黑】雪染九重楼【一】

人类太宰×妖怪中也
新手向,第一篇同人,见谅
找到克服懒癌的办法啦,那就是写短篇【并不】
封印部分设定参考《怪物的名字》
可能有时间轴跳跃,可能存在人设崩,可能有私设,可能有车
全员厨
OK?GO——

顶锅逃走

【00】

他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开始呼唤这么多年来被自己记住的第一个名字。

“……”

然而等了许久却没有他人应答

“什么嘛,他……这就不在了啊,妈的……”他不爽的挠挠头,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啊,也罢,那就接着等待,等待能与他重逢的那一刻——见面那天,一定要先狠狠地、狠狠地揍他一顿出气再说——
他闭目又沉沉睡了过去。

【01】

不要靠近那个孩子,虽然他一直再笑,但看起来阴沉沉的。
身上到处都缠着绷带,看着真是怕人。
也不知道是院长从哪里捡回来的,难怪会被自己的父母丢掉,真是像鬼一样的孩子。

啊啊……
听着旁人毫不掩饰音量的话语,太宰治不由小声的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了,又在谈论自己的事了,世人怎么就那么热衷于排挤他人呢,真想早些死去啊,活着真是太累了,可是院长做的蟹肉罐头真好吃,还是等等再死好了。
“真是可怕啊~”理了理脖子上的绷带,太宰治哼着小曲,双手背在脑后,悠闲的向后山走去,今天阳光真好,最适合在后山那棵大树上打盹看书了,如果看中美丽的树枝也可以上个吊玩玩,真是充满朝气的一天啊。

福泽谕吉院长觉得最近自己的胃痛可能要加剧了。
太宰治这个孩子虽然长相英俊笑容讨喜,可却没什么人愿意亲近他——与其说讨厌他,不如说是害怕。
没有人知道他那双鸢色的眼睛到底在看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一直在笑的面具下到底藏着什么样的表情。
他一直独来独往,一个人生活在人群之外,不愿意靠近任何人。
“明明是个聪明的好孩子啊。”福泽谕吉僵着脸,开始整理手边的事物,太宰惹事的能力也很可怕,手边这一沓厚厚的文件有2/3都是他的闯祸投诉,“哎。”
“院长,院长。”戴着帽子的黑发少年偷溜进来,拉扯着福泽谕吉的袖子爬进了他怀里,抬起脸,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我要吃大福嘛。”
“好。”福泽谕吉摸着少年的头,看着乱步露出小猫被挠下巴一样可爱的表情,突然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

在这里的后山有一个著名的石壁,这个普通石壁出名是因为一个故老相传的故事,在门后面封印着能为人们带来幸福的妖怪。
解开封印的办法是——
世上最幸福的人的名字

太宰治倒挺喜欢石壁附近的环境,安静,多数时间没什么人来打扰,树木也比其他地方的高大,很适合用来混时间。
这个点的光线最好打盹了,太宰眯着眼估算着角度,然后灵活的爬上树枝,寻找到最舒服的位置,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那本名著盖在脸上,跷着双腿,躺了下去。

“找到了!是这里!”
“世上最幸福的人的名字啊,当然是本大爷了。”马克·吐温笑着,朝着石壁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石壁不给面子的纹丝不动,他朝周围的同伴做了个鬼脸,“哎,真扫兴啊,本来还想着在本大爷活跃日记上记录一笔的。”他摊摊手,示意身后的同伴接着试试。
被吵闹声打搅偷懒的太宰治将书从脸上拿开,在树枝上探出头来,远远地看着树下热闹的众人,迥异于东方的深邃五官和发色,是外国人吗。没想到这个鬼传说还真有慕名前来的冤大头啊,太宰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枝丫上,半眯着眼看着下方。
“应该是……”戴着圆框眼镜的奥尔柯特双手紧握在胸前,脸涨得通红,虽然周围都是认识的同伴,但她还是很紧张害怕,她闭着眼睛鼓足勇气说出了心里的名字,“菲、菲茨杰拉德大人!”
什么鬼名字,躲在树上的太宰撇撇嘴,这个不着调的石壁故事也只有慕名前来的外来人才会觉得新鲜,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不过当怪谈来听。
想要尝试的人喊着各种不同的名字来过这里,可是门一次也没有打开。
当然,会开才有鬼呢,骗小孩的故事罢了。
刘海挡住双眼的爱伦·坡抱着浣熊蹲在树荫里,只是面朝着石壁嚷道:“吾辈觉得应该是乱步君啦,他那么聪明……卡尔……你别挠我啊……卡尔!”
“啊!卡尔……回来啊……”
他们的打闹声渐去渐远,被打断休息兴致的太宰治从树上一把跳了下来,开始正儿八经的打量着面前巨大的圆形石壁,他还用手指敲了敲确定是不是中空。
真的有妖怪吗,太宰治揉了揉红肿的手指,退后半步看着石壁。
要不要试试呢~

【02】
『惧怕人类的人反而会更希望能亲眼目睹恐怖的妖怪』

“福泽谕吉!”

什么嘛,连院长那么幸福的人的名字也打不开门,果然是假的。
他挠了挠下巴,试着喊出另一个人的名字。

“国木田独步!”

好玩的国木田也不行啊,没辙,那还有谁呢。太宰在内心细细掂量,感觉没有人是最幸福的啊,果然是个骗人的故事。

既然这样……试试好了。

太宰治大声的自暴自弃的喊出自己名字,像是在发泄——

他明明那么憎恶自己,那么讨厌自己,恨不得快些去死
他害怕,他恐惧,他……

世上最幸福的人的名字是——

“太宰……太宰治!”

——石壁应声传出巨大的轰鸣

一阵剧烈的抖动门被打开了,黑缜缜的洞口无声的嘲笑着这个无助的人类。
哈哈,最幸福的人,是自己啊,太宰咧开嘴想要扯出笑脸却又好像正要哭泣,他突然不知道此刻该摆出怎样的一副表情来。
没有让他多等,像是来自妖怪的无声邀请,太宰治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团蓝色的鬼火,静静在空中燃烧,等待着这个人类踏入黑暗的领域。
在那门的后面就是传说中的妖怪栖息的地方,太宰戏谑的笑着,义无反顾的一脚踏进了洞口,黑暗瞬间吞噬了人类单薄的身影。

眼前是一片黑暗——不,有光,那是……

一瞬间太宰治以为自己看见了梦境——

这是一个像塔一样向上延伸的巨大空间,在半空的粗糙岩石上有一个玉石雕刻成的精致神龛,云纹组成的细密图案离得太远看不清,镂空的门柱前挂着红色玛瑙石串成的垂帘,只能隐约看见在神龛中供奉着身穿华丽和服的小小神祇。
周围一片黑暗,只有他本身散发出柔和的光,照亮着四周。

——这就是能为人类带来幸福的妖怪?

感受到了有人进来,神龛中的妖怪用左手轻轻掀开了垂帘。那只手五指纤细,点尘不染,单看完美的线条就足以称得上是件艺术品。这一刻,红色的玛瑙,白色的手指,色彩夺目。
一袭纯色的羽织之下,黑底的和服用金线和红线绣着密密麻麻的纹路,繁复而厚重,披散着的橘红色头发,就像冬日的第一缕阳光,在黑色的衣服上燃烧,灼烧着太宰一直凝视的眼睛。
他冰蓝色的眼睛,像是最纯粹的冰凝聚的,那么蓝,那么亮,那么澄澈的颜色,像是要漫延在每一个仰望他的人的眼中。他直直的看着这个打开封印的人类的眼睛——这是太宰治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被人注视的感觉。
所有人都说太宰治鸢色的眼睛阴沉沉的,就像腐烂的枯叶一样不祥的颜色,过久凝视旁人就会溺在其中喘不过气来,从来没有人这样直接地注视过自己。

——这是太宰此生从来没有见过的,最绚烂的光

“人类。”美丽的妖怪轻轻打量着这个打开封印的人类少年,微薄的嘴唇吐出低沉的声音,带着阵阵回音,“我就是能带来幸福的存在,你也可以称呼我的名字中原中也。”
原来叫中原中也啊……太宰眯着细长的眉眼,微笑着朝妖怪开口:“是中~也~啊”
中也淡薄的表情略微僵硬,用冰蓝色的眼睛狠狠瞪着这个笑容可恶的人类小鬼,活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失礼的称呼,哪个人类在自己面前不是连大气也不敢喘,或害怕或恭敬的跪在地上,连视线也不敢抬起,只求自己这个妖怪能够心情舒畅好实现他们卑微的愿望。
这个该死的人类就不怕惹恼了自己吗!
“人类小鬼,你不怕我吃了你吗。”中原中也从神龛中一跃而下,几重衣袂翻飞,轻盈的来到太宰治的面前——来到太宰面前的中也更加不爽了,这个人类幼崽居然该死的比他高出许多,他恶狠狠的向上升高了一些,腾空站立着,接着俯视这个人类。
他离得如此之近,太宰治甚至能够看见没穿足袋的妖怪中也白嫩嫩的双脚。
“如果中也能吃了我就好了,真想试试看啊。”太宰漫不经心的笑着,打量着这个个头小小的妖怪,不知怎么就想对他态度再恶劣些,“我不是小~鬼,中也你才是小~鬼,我叫太宰治。”
中原中也愣了一会,炸毛一样提起了衣摆,他遵从内心的冲动,一脚踩在了太宰清秀的脸上,狠狠地碾动着。

——这就是人类太宰和妖怪中也的第一次见面。

◢▆▅▄▃_(:зゝ∠)_▃▄▅▇◣卡文分割线,噗◢▆▅▄▃_(:зゝ∠)_▃▄▅▇◣

小剧场:
A
奥尔柯特:菲茨杰拉德大人,我、我们也出场了,我会好好加油的!
爱伦·坡:卡尔……卡尔你在哪……不要丢下吾辈啊……

B
太宰:大家好,坐在那么高~的神龛里,也只有那~么~高~的就是能带来幸♂福的漆黑小矮人中~也~
中也:妈的太宰!!!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