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冬眠的黑猫

努力学习开车中^(●゚∀゚○)ノ

坠入【一】

【医生葬x催眠师魈】

       没有亚巴顿病毒的亚卡夏,有私设,存在OOC,作者洞里有个脑子系列——

       好久没码字,练个笔,看到错字请告诉我_(:з」∠)_

 

——第零章——

 

       少年踉踉跄跄的一头栽进昏暗的房间,慌慌张张的对着双臂被束缚在墙上的身影伸出了手,穿着白色病号服的男人微笑着叹息:“你果然来了,别怕。”

       这个平静的声音多少抚平了少年的不安,他扶着墙壁定了定神,然后双手颤抖着用从院长室偷来的钥匙打开了男人手上的锁链,因为心神不宁他试了好几次才勉强捣进锁眼。

 

     “啪嗒——”

 

       机簧清脆的声音让少年打了一个冷颤,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紧张地后退了几步,然后跌坐在了地上。

       少年试图组织语言,告诉男人目前自己的现状:“我……”全部都按照你说的做了,然后我该……怎么办……我还能够怎么办……

 

       揉了揉酸痛的手腕,魈摘下了绑在自己眼睛上的布条,看着那个浑浑噩噩的少年,轻声笑了起来。 

    “既没有勇气活着,也没有勇气去死,只能可悲存在着的你……”顿了顿,那个有着与众不同绿色眼睛的男人用右手轻轻抬起瘫坐在地上少年的下巴,对着眼神混乱的他露出了美丽的笑容,“欢迎加入【他们】。”

       少年苍白的面容倒映在魈碧色的瞳孔中,看起来像是溺在一片深渊中。

       凝视着魈的眼睛,呼吸着他身上略带清甜的气息……少年觉得自己的思维开始迟缓,眼前的画面开始旋转,四周的一切都蒙上一层薄雾,只有眼前的这个人是如此清晰而真实。

 

       ——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他张了张嘴,尝试从干涩的喉咙中发出声音:“我……”

 

       ……我看见了……

 

    “……我看见了你说的山羊。”少年微笑着,将眼睛闭上又睁开。

 

       这一次,少年的眼神依旧坚定而从容,就像魈第一次看见他那样,充满着生机勃勃,让人情不自禁想要……破坏掉。

       看着少年渐渐生动的表情,魈挑了挑眉,用右手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恭喜你——成为我们的一员。”

 

——第一章——

       随着医疗水平的显著提高,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心理健康的重要,和生理上的创伤相比,心理的受伤既隐蔽又不易愈合,但影响极大。

       亚卡夏医院,可以说是精神治疗领域最权威的机构。而比起那些用专业术语绕的人脑壳疼的其他机构,只出示治疗结果的亚卡夏医院,显得那般与众不同。

       刚成为亚卡夏医院警卫队一员的少年兴奋不已,用手扯了扯熨得笔挺的制服袖子,看着对自己温和微笑的倪副院长,他急切的开口询问道:“倪院长,我该注意些什么呢。”

       少年闪亮的眼睛中,充满着对未来的向往和憧憬。

       年轻真好啊,倪俊义看着少年忍不住笑了起来:“没必要这么拘束,在这里你只需要注意一点。”看着少年全神贯注的神情,倪俊义的语气也轻快起来,“千万不要靠近最里面的病房,也不要和里面的人说话。”

      “哦哦哦,我知道啦。”少年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但内心却有点好奇在那里究竟治疗着什么样的患者,连和别人说话都不被允许,一定是很严重的病症吧。

      “只有这一点,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出色的完成工作。”倪俊义微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近少年身边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好好加油。”

     “是!”少年大声答应着,向倪俊义行了一礼之后走出院长室。

     “我不明白,像魈这样危险的患者被关押在这里,你为什么还要特地叮嘱别人不要靠近。”  坐在办公桌后的Dr林不解的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倪俊义的说法哪里是警告明明是怂恿着别人快去违规。

     “因为他是非常重要的样品……不如说我反而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去接触他。”看出了Dr林担忧,倪俊义笑着劝慰道,“不要担心,只要炎医生还站在这边,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只要炎无惑在这里,他就不会想要逃脱……魈就是这样的人。

 

 

       看着双臂被吊在墙上,魈只能在小范围内活动的狼狈模样,炎无惑眼神复杂的避开了视线,他那样骄傲的人却因为自己的缘故被囚禁在这里,为什么看着这样丑陋的自己魈还能笑的出来?!炎无惑只觉得心中无来由的一阵烦闷,一拳打在了靠近魈左侧的墙壁,死死盯着魈脸上仍旧没有丝毫动摇的笑容,收回了手。

     “魈,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只有这样你才能活下来……”炎无惑逃避似的直起了身,扭头不去看魈的表情,闷闷的丢下话语,“……对不起。”

      “阿葬……”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呢。

       魈轻声喊着他的名字,炎无惑却没有再回头,反而大步走出了房间,看着炎无惑的背影,魈皱了皱眉头,暗自下了决定——

       必须要……逃出去,然后把阿葬从这里解放出来

 

       魈明白因为自己被抓到被囚禁过程顺利的近乎儿戏,炎无惑一直以为是他当诱饵的原因,而老奸巨猾倪俊义的虽然有所怀疑,但因为炎无惑的存在,他一定以为自己会老老实实的安心待在这里。

    “怎么可能。”魈嗤笑着倪俊义的自以为是,嘲弄的撇了撇嘴,他来这里当然是有原因的。眯着眼睛看着玻璃墙外面站立不动警卫队,魈暗自盘算着进来前和他们商量的对策,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阿葬……再等一等,你要的自由,我就要握到手中了。”

 

——幕间——

倪俊义【喝着茶,美滋滋】:这次炎医生是我们这边的,魈终于安稳了,我的医院终于可以不用被烧了

魈:啧,阿葬居然不理我……导演换个剧本,我们炸医院

倪俊义:????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