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冬眠的黑猫

努力学习开车中^(●゚∀゚○)ノ

随笔【三】新年快乐,啾


  是的,这短篇玩意还有三……
  跨年产物,今年依旧爱你们【努力凑字数中】
  
  “啊——”风待葬横躺在沙发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电视里放着每年例行公事一样的节目,要不是为了等跨年,他才不会蜷在这里给自己找罪受。不知道是不是工作的缘故,以前夜猫子一样的作息已经不适合现在的他了,只是熬个夜就开始哈欠连天。
  趴在风待葬胸口位置,蜷成一团伪装成毛球的魈慵懒的摇了摇尾巴,抱怨似的轻轻扫在他的肚子上。
  “魈,吵到你了吗?”风待葬右手揉着魈毛茸茸的耳朵,左手从魈的头顶摸到尾巴,魈的手感真好啊,触感细腻,风待葬意犹未尽的咂咂嘴,试图再从头撸一遍。魈伸出左前爪,用肉垫拍了拍他的右手以示抗议,他拒绝风待葬的更进一步抚摸。
  “你还真是小气啊。”风待葬笑着刮了刮魈的鼻子,然后恶狠狠的威胁道,“我可是你的主人,你居然敢不让我摸?明天就把你丢出去不给你吃饭。”
  魈敷衍的用脑袋蹭了蹭风待葬的下巴
  “又开始卖萌!”风待葬恶狠狠的搓揉着魈的脸,“果然是地道的小狐狸,仗着我的宠爱为所欲为,太狡猾了。罚你今晚和我一起跨年。”风待葬知道魈可以听懂自己说的话,他充满灵性,根本没法只把他当成动物来看待。
  魈睁开碧色的眸子,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风待葬,轻轻的叫唤一声,姑且算是答应了。
  
  “好,我们一起熬夜跨年吧!!!”
  
  有……有点困
  风待葬努力睁开自己的眼睛,试图和周公搏斗一番
  坚持,不能睡,我不困……困……
  
  ……
  
  ……好像是有鞭炮声?
  
  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的听不真切,风待葬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就在下一刻他突然感觉有谁小心翼翼的在自己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谁?
  
  那个人的嘴唇柔软饱满,试探性的轻轻触碰中,发丝扫过风待葬的脸颊,带着熟悉的洋甘菊的香气——闻起来好像是自己最近买给魈的那款沐浴露……
  
  ……啊啊……日有所思……果然自己是在做梦吧……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