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冬眠的黑猫

努力学习开车中^(●゚∀゚○)ノ

魈的小黑屋

【恶搞的小段子】OOC向注意!!!

只是觉得痴汉的魈也很萌啊【捂脸】顺便站一秒魈攻【歪嘴斜眼笑.jpg】魈能攻起来

——————--————-正文开始————-——————-

  风待葬发现魈有一个秘密。

  他是偶然间发现的。

  这天他心血来潮在家打扫,突然发现自家客厅的电视机后面,有一大块壁纸比周围其他地方的颜色要浅一点,他手痒摸了摸,就惊奇的发现壁纸之后有一个上了锁的房间。

  

  风待葬上下打量着这扇门。

  新房的设计和装修都是由魈亲自操刀办的,在这个位置神神秘秘的出现一扇门,他事先一点都不知情,而且这么久了,魈却连一点口风都没有透露给自己……

  唔,这么说……风待葬用右手摸了摸下巴,接着眼睛一亮,真相只有一个——

       

       这一定是魈的秘密房间。

  风待葬没有把自己的发现告诉魈,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着日常。

  虽然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询问魈一定会如实回答,但这样就失去发现的乐趣了,他更想自己探索魈的秘密。

  自己发现魈隐藏的另一面什么的,还是这样比较有趣啊~

  

  

  魈发现阿葬的心情最近很好,经常会一个人盯着前方傻笑。

  “一个人笑什么呢,”在洗着碗碟的魈随口问道,“脸上都乐开花了。”

  “因为我在看你,怎么都看不够。”风待葬从背后将魈搂住,轻轻的吻着魈的后颈,然后将头埋在他的肩膀处,“唔,你的味道真好闻……”

       魈身上的气息和他本人一样并不过于浓烈,但*每一寸呼吸都如同堕入花的迷宫,让你旋转昏厥……

     “乖,别添乱。”魈笑着拍了拍风待葬环在他身上不老实乱动的双手。

     “那我也来帮忙。”风待葬坏笑着,仗着身高优势保持当前将魈圈在怀里的姿势,开始帮忙洗碗。

       为了方便干家务,魈将碍事的长发扎成利落的马尾,发丝拂在风待葬的脸上,痒痒的,从脸上一直痒到了心里

        ……

  风待葬终于等到机会。

       今天魈一大早就出去了,听见锁门声在装睡的他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

  

       真是天助我也。

  

       风待葬吹着口哨开始用铁丝利索的开着门,心里庆幸当初有跟其他人学过这一手,不然还得再背着魈偷偷配把钥匙。

  房间里面会有什么呢~

  

       魈的私房钱?魈偷偷藏起来的小黄书?魈喜欢的大胸美女的照片?毕竟他还挺闷骚……

  

 “咔”手中的锁芯传来清脆的声音,或许是心理作祟,尽管一个人在家,风待葬仍旧是蹑手蹑脚的推开门

  

       好了,接下来无论看到什么他都不吃……

  

  “噫!!!”

  

  ——对不起,撤回前言

  

  满房间都是自己

  

  ——壁纸,海报,立牌,照片,手办,床单,抱枕,玩偶

  

  哭泣的他,微笑的他,生气的他,闹别扭的他,少年的他,青年的他,正装的他,私服的他……零零碎碎的,全部都是他一个人,只有他一个人

  等等!居然还有他穿着亚卡夏病服时的睡颜照?那个时候他从哪里搞到的相机啊!!还有魈他那时明明是被绑着手的啊!!!细思极恐有没有!

 

  唔哇!!这些剩下的小玩意该、该不会都是魈自己动手做的吧?

  这样看到自己觉得好羞耻啊!!!! 

       目光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啊喂!!!!!

  

  风待葬用余光迅速扫过房间,正准备退出这个要命地方,顺便抹除他进入的痕迹。

  如果被魈知道他来过这里的话,他一定会死的非常难以形容……

  

  卧槽!那是什么!!

 

  房间一角的玻璃壁橱里陈列着更了不得的东西——他当初亲手拿过的亚卡夏病房的钥匙,他们在火场中被烧的破破烂烂的病号服,他和魈一起偷的第一件牌子货马甲,他和魈一起发现三重律动怪血症的笔记,上面还有两人简笔的涂鸦……

  这些东西他事后都随手都丢在一边,没想到魈居然一件一件把它们收集了起来

  

       风待葬不知道此刻该做出什么表情……

       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对于魈是如此重要——

       从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活成了魈生命本身

  原来……我对于你,竟然是那么特别的存在么……

  他们于少年时相遇

  一起经历过相知、相守,生离和死别,最后又相聚。

       他们知道,彼此是特别的。

  只有死亡才能让他们分离

  “咔嚓”

  突然响起的开门声,让风待葬猛的回过神来,迅速转过身。

       他和魈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糟……糟糕!!死定了……

  

 “魈你、你回来啦。”风待葬的腿肚子都在打飘,他干巴巴的来着没有诚意的问候,试图在此刻蒙混过关。

 “阿葬,你来啦。”魈眯着碧色的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风待葬,仍旧是满脸平和的微笑。虽然他在笑,但风待葬总觉得现在一股凉气正从背后慢慢升起。

 “是啊,一不小心门就开了啊哈哈哈。”风待葬只能干笑,他现在只想赶紧跑出去

   “正好有件事想拜托你。”魈微笑着,把门反锁了,拿着绳子朝风待葬一步步逼近,“可能会有点痛,不要怕。”

       魈的身体柔韧度一直很好,风待葬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这点,他毫无悬念的被魈放倒在地上。魈半跪在风待葬腰上,一边用双腿锁住他的大腿关节,限制着他的挣扎范围,一边小心翼翼的用绳子把风待葬的双手反绑起来,因为害怕造成误伤,他下手快且准,根本没给风待葬反应的时间。

    “魈!!!魈!!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啊!”

  “对不起啊,阿葬。”魈的脸上依旧挂着无害的微笑,从桌上拿起了相机,“但是我特别想要个眼(kun)罩(bang)限定版的收藏。”

——————————---————--——————————————--  

【*摘自原文第十五杀 逆剥】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