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冬眠的黑猫

努力学习开车中^(●゚∀゚○)ノ

喂养幼魈手册【一】

【葬×幼年魈】

       小男孩魈是世界的珍宝,擦口水,抱起我的魈大,走你——

  日常生活设定【可能有OOC,未成年,没有车,真的。懒癌产物,作者多半有病】

  来,啊,张嘴吃第一口糖

 

【一、不要让男人带孩子】

 

  月黑风高。

  抱歉,不是杀人夜,

  而是——

 

    “阿嚏”

  某人失眠了。

 

  风侍葬看着现在蜷缩在自己床上的小人儿,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都怪那个该死的……大!龄!贫乳!女!

  说什么让一个单身女性带孩子太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把这个讨厌的白发小鬼硬塞给自己,鬼才不知道她接下来要和叶玄澈过愉快的二人世界咧!

  汪汪汪!被喂了一嘴狗粮还要帮他们带别人家小孩!哎呀,好气啊。

 

     看见那个讨厌小鬼安稳的睡颜风侍葬更生气了,用手戳了戳魈小小的脸蛋,像布丁一样触感温温滑滑的,让他忍不住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我戳、我戳!我用力戳!

  熟睡中惨遭毒手的魈皱了皱细长的眉毛,将眼睛小小的睁开一条缝,看了看是谁在恶作剧。他还没睡醒,碧色的眼睛带着朦胧的神色央求似的看着风侍葬,像只惨遭主人遗弃的小猫。“阿葬。”魈细声细气的开口祈求道,“一起睡嘛,被窝里好冷。”

  风侍葬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如果是大胸的小姐姐这么对自己说这句话该多好,自己一定二话不说直接用行动回答,可惜对方是这个臭小鬼。

  不过他也自知理亏,自己这间房子没有暖气,这个季节的夜晚温度,对于一个抵抗力差的小鬼来说确实不太友好,要是他生病就不好了。

  想到这风侍葬赶忙脱掉外套,钻进被窝,顺手还帮魈小心的掖了掖被子。

  魈开心的眯着眼睛用双手一把抱住风侍葬的胳膊,整只挂在了他的身上,还用脸蛋蹭了蹭。

    “明天就把你这个黏人的臭小鬼送回给妙阿姨。”风侍葬恶声恶气的说着,自己到处放浪的愉快生活说什么也不能被一个小鬼毁了,那么多大胸的妹子等在前方,为什么要自己提前体验已婚男士带孩子的生活。

  魈凝碧似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风侍葬,看的他一阵心虚,然后淘气的吐了吐舌头,“晚安啦,阿葬。”

     “晚安,臭小鬼。”

  

     风侍葬突然睁开了眼睛。

 

    身体右侧的温度高的怕人,该不会是小鬼发烧了吧,他这样想着,坐起了身体。

  或许是感觉到风侍葬身上舒适的冰凉,魈紧贴着不说,还把烧的通红的小脸也搁在他的胸腹上。

  这下真的糟糕了,风侍葬开始埋怨起自己的乌鸦嘴,赶紧掏出手机给花绮妙打了电话,漫长的响铃过后,那边传来花绮妙恶狠狠的咒骂声:“小风侍葬!!你以为现在才几点!!!”

  风侍葬有先见之明的把手机离耳朵远远的举着,还是觉得自己可怜的耳膜一阵阵刺痛。

  果然……好大的火气,等她回来自己死定了啊,已经可以预感到自己不幸的将来了……

  风侍葬定了定神,谄媚的开口询问道:“妙阿……姐姐,魈发烧了,我该怎……”

    “阿你个头!!自己解决去!!!”耳尖的风侍葬依稀听见背景音中叶玄澈小声的劝告,但花绮妙还是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嘟嘟的忙音中风侍葬一脸懵逼的看着魈,他一个大龄单身狗哪有什么照顾小孩子的经验?

  

     风侍葬小心的把魈从自己身上抱下来,爬起床用被子和衣服把魈裹得严严实实。

  呃……总之先用刚刚翻找到的体温计测量魈的体度。

  风侍葬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顺着魈宽松的睡衣领口将温度计放进腋下,少年的皮肤偏白,明显缺少血色,但是手上的触感细腻顺滑。

  从风侍葬坐着的角度能清楚的看见魈少年特有的性征不明的纤瘦身体,盈盈一握的腰肢,形状漂亮的玲珑锁骨和粉色的……呃……

       ……不对不对……

  不过魈真瘦啊……应该多吃点肉才行……改天带他出去吃好的开开荤?

  说起来……妙阿姨把这个小鬼给自己的时候确实没有提及过他父母的事情……

  该不会是在家常遭受虐待……他的体质还真是差啊……

 

    风侍葬失神了好长一会,才慌慌张张记起自己应该把温度计拿出来了。

      39.7℃啊……还好还好,没什么大问题,风侍葬长舒一口气,手忙脚乱的接着又打了一盆冷水,将毛巾沾湿,拧干,又气又心疼的盖在了魈的额头上。

  这个臭小鬼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魈灼热的呼吸打在风侍葬的脸上,他的鼻尖萦绕着小正太甜甜的奶香味。

  感觉到舒适凉意的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是风侍葬,他扯动唇角,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风侍葬板着脸吓唬他道:“等你一好我就把你送走。”

  魈被吓的彻底清醒过来,包成一团的小小一只在被窝里仰着清秀的小脸无辜的看着阿葬,圆圆的绿色大眼睛蓄满了泪水,波光粼粼,他从被子里伸出小手,扯着风侍葬的袖子,可怜兮兮的央求道:“阿葬,我不想被你送走……”

    “不行。”风侍葬将魈连同被子一把抱起靠坐在枕头上,开始准备喂药。

  魈侧过头,赌气的嘟着嘴,一副誓死不吃的样子,只用眼睛的余光小心翼翼的偷看着风侍葬的一举一动。

  真是小孩子性子,风侍葬哑然失笑。

   “乖。”风侍葬就当他为了不吃药在撒娇,俯身摸了摸魈的头发,白色的发丝入手冰凉顺滑,在他的指尖散开,触感真好啊,他又用力揉了一把,把魈的头发揉的乱糟糟。

  魈转过头,试探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某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阿葬,你不要把我送走好不好?”

    “好好好。”风侍葬无奈的满口答应着,“让我乖乖喂你吃药,啊——”

  魈乖乖的张开嘴。

 

  虽然是说了我喂……

   

       风侍葬将退烧药摊在左手手心,右手拿着温水。

   但是怎么喂?

  他看着这两样东西迟疑了一下,果断用手指把药塞进魈的口中,用水灌了下去。

 

  【魈:???这剧本不对啊导演!!】

    “咳咳咳”

  被呛到的魈双手捂着嘴,用力咳嗽起来,眼眶红红的看着旁边一脸无辜的风侍葬,他扁着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方法不对啊,小鬼哭了,要死要死,该怎么办才好啊。

    “别……别哭啊……”风侍葬慌了神,他这辈子最怕看见的就是泪水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咳咳咳……阿葬……”

     “乖啊,魈最乖了,不哭不哭哦。”风侍葬手忙脚乱的抚摸着魈的头发,捏着他软软的脸,“不送走不送走啊,我最喜欢你了,不哭不哭哦。”

     “嗯。”或许是他安慰的话起到了效果,魈用手擦了擦红红的眼角,吸了吸鼻子,“我最听话了。”

  当然,我也最喜欢你了,阿葬。

  所以我会乖乖吃药,不再生病,请不要再说送走我的话,好不好?

  我只不想被你讨厌。

  魈瞪大眼睛看着风侍葬,碧绿的颜色因为哭过更加水润动人,杀伤力比魈预想中的还要大。

  这样的目光注视下风侍葬有些手足无措,支支吾吾的道:“……呃……我喂你……不不不,还是你自己吃、吃药吧。”

    “阿葬你笨手笨脚的,是个大笨蛋。”魈朝风侍葬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从他手中接过新准备的药片,一口就水吞吃下了药。

  药片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漫延,让魈的小脸瞬间皱成了一团,再次喝了一大口水后,他向风侍葬看了过去,邀功似的开口:“阿葬,我是不是很听话。”

  魈满脸都写着快夸我的快夸我的雀跃神情,心里有个小尾巴在欢快的摇。

  风侍葬坐到床上,把魈重新包成一团抱在怀里,随口应道:“嗯嗯,很听话。”

  恢复精力的魈裹着被子窝在风侍葬的怀里,眨着圆圆的眼睛,一刻也不停歇。

    “但是听话的小鬼就应该喊我哥哥才对,整天阿葬阿葬的没大没小。”

    “好啊,阿葬。”

    “是风、侍、葬哥哥,不然我就把你还给妙阿姨,她可凶了,专门打你这种不听话的小孩。”风侍葬板起脸压低了声音道,这个小鬼真是讨厌,得让他知道大人的可怕。

  魈转了转眼睛,一脸纯真微笑的看着风侍葬:“阿葬,妙姐姐知道你喊她阿姨你就完了。不过你不送我走,我就会帮你保密哦~”

     “……”

  叫你丫自己嘴贱!!

  卧槽,这是被套路了啊,风侍葬缩了缩脖子。

     “阿葬快夸夸我吧。”他笑的像只奸诈的小狐狸。

  这个小鬼果然讨厌。风侍葬再次无力的在心里吐槽,一定要把他送走

    “咔嚓”

  叶玄澈用钥匙开了房门,花绮妙大大咧咧的一脚踹开房门,“小风侍葬!!你们俩个……”

  看到眼前的画面不由放低了声音。

       ——两个人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风侍葬成大字型躺在床上,怀里抱着裹成一团的魈,而魈依偎在他怀里,右手从被子中伸出来,紧紧攥住他的衣服。

  这个臭小子,花绮妙瞄准风侍葬的脸,将一大包零食狠狠砸在床上,扬长而去,叶玄澈则跟在她身后轻轻关上了门。

 

  床上的一大一小两只仍旧香甜的呼呼大睡着。

 

评论(14)

热度(16)